在時光里重逢
發布日期:2019年10月31日  來源:鶴崗礦工報 作者: 范玉芬      
    站在時光的路口,我的發梢簪著二月的風。我是安靜的,我安安靜靜地等待重逢。前塵和后續都是起伏的歲月。來了來了,世界只剩下一雙眼睛和宛如鴿哨一般的聲音,那是一種無關風月的緣分,干凈得不染纖塵。
    回眸,流年已淡寫了那跌跌撞撞的故事、匍匐前行的過程。那些深深淺淺的皺紋里,蓄滿了暮鼓晨鐘的余韻和歲月的陣痛。揮手間,耳畔的呢喃皆已入座,清茶甜湯各就各位。緩緩的,對著溫暖的人說著溫暖的話;輕輕的,有風吹過來一枚年少時代的風箏。于是,那首流浪多年的老歌,在童年邊上,悠悠地響起,所有的平淡樸實在年輪里慢慢舒展成了刻骨銘心。
    恍惚間,一滴淚落在了溫熱的掌心,驀然發現,日子竟被緊握成了一顆青梅,酸澀了回眸時滄桑的眼神。我們清楚地看到年華匆匆打馬而過,沒有華麗的鏡頭回放,三千銀絲便是紅塵的傷。雖能用動人的文字來祭奠青春的流放,卻如何擺脫冷暖自知的蒼涼。
    三十年前的流韻波光,已變成一只候鳥,觥籌交錯之間便是它的天涯與海角。那些被珍視的過往,終被氤染了一生中最初的蒼老。
我把今夜小心地珍藏了,還有那從此再也無從下筆的憂傷。竹籬黃花、清茶淡酒,日子依然這樣波瀾不驚地升騰著一份安暖,依然這樣清清淡淡地繼續著一往情深。而握不住的時光,卻在指間悄無聲息地凋落。只有記憶在文字里喧囂,我們一再在文字里重逢。至此,若你打江南走過,盛開的季節已經消瘦,卻依然點亮了你的眼眸。是誰留下的歌聲太動聽?唱著唱著便有雨如傾。又是誰留下的痕跡太不小心?不經意間綿延了一次又一次前塵。
    叢生的銀絲間停歇著一只紅蜻蜓,那是打童年的時光里穿越而來的嗎?
gta5线上怎么最赚钱